疫情中的成都高校校园
来源:疫情中的成都高校校园发稿时间:2020-03-29 01:31:05


在相关视频报道中,当事人称,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,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,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。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,还有一些家长,经济并不宽裕。对此,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,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。

说到底,这不是生意,而是一种合作。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,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;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,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;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。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“防疫大局”,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。图源:美国《国会山报》

3月29日0时至12时,新增报告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, 为美国输入病例。治愈出院1例。截至3月29日12时,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61例,治愈出院病例16例。

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,更是赤裸裸的“霸王条款”。如今在疫情期间,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,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、公平交易原则。否则,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,还做出违规的行为,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“背锅”。

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,难免给人以“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,食宿条件却堪忧”的观感。

3月29日0时至12时,无新增报告本地确诊病例。截至3月29日12时,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416例,治愈出院病例396例,治愈出院率95.2%。

在疫情期间,类似的“高昂隔离费”事件并不少见。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,但总体来看,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,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。

无独有偶,在另外一则视频中,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,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,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、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。

就如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工作人员所说,目前当地的隔离收费是归卫体局管还是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,还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预案。也就是说,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了,但主管部门还没分配好工作。

据美国《国会山报》报道,凯利的同事戴安娜·托雷斯在社交平台发文称,“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战士”,同时她还上传了一张照片,照片中,同事们纷纷在脸上绑上了大手帕,而不是专业的防护装备,“这不是正规的防护装备,”她在配文写道。